<ol id="dqlrq"><th id="dqlrq"></th></ol>
<kbd id="dqlrq"></kbd>

  • <input id="dqlrq"><pre id="dqlrq"></pre></input>
    <ins id="dqlrq"></ins>

    <kbd id="dqlrq"></kbd>
  • <source id="dqlrq"><ruby id="dqlrq"></ruby></source>

    1. 論詩零拾:初學練習方法——換字

      作者:瞿蛻園

      初學作詩不妨用古人成句試換一兩個字,作為練習方法。舉兩句實例作為參考。

      唐人劉長卿《雨中過靈光寺》詩:“向人寒燭靜,帶雨夜鐘深?!北緛硎呛镁?。但是初學還可以深入探討一番?!跋蛉撕疇T靜”,寫出雨中清寂的景況,似乎沒有一個字不妥,也就是很難更動一個字。不過假如不管下句,蓄意在這一句上換一個字,使其仍然可以成詩,那么,“向人寒燭?!?,或者“向人寒燭短”,也還可以過得去?;蛘甙岩馑挤幌?,“向人寒燭晃”,寫出雨氣吹到窗里,搖動燭光,也不是不通。至于下句,韻腳倒似乎還有幾個字可以換,比如“帶雨夜鐘遙”,“帶雨夜鐘沉”,“帶雨夜鐘清”,都還可以成句。明代謝榛是最喜歡代古人改詩的,他把這句改作“隔雨夜鐘微”,確也很好。

      因此可以悟出一句好詩可以衍化為大同小異的若干句,在某一點上可能比古人原詩還要好些。初學從此入手,在立意選詞的功夫上一定是事半功倍的。

      在舊時代里,有一種名雖風雅而實是賭博的游戲,叫作詩謎,或詩寶,或詩條。在前人已刊的詩集中選取一句,隱去一字,除本字外,再找四個性質輕重差不多而可以使人目迷五色、無所適從的字配上。叫人從這五個字中去猜,猜中本字的得勝。其中作詩條的與打詩條的都需要高度的技巧,技巧精的可以用整首七律詩按次序出,因為七律詩有對仗關系,看過上句,容易猜中下句,能夠不怕人一猜就中,自然是精巧得無懈可擊的了。如果利用這個方法作為練習,在初學的階段中也不無小補 (打詩條的風氣,見于清代梅曾亮的文集中)。

      歐陽修《六一詩話》說:有人得一杜集舊本,其中多有脫誤。在《送蔡都尉》一詩中,“身輕一鳥□”句脫去一字。大家各按自己意思代填一字,有人填“疾”字, 有人填“落”字,有人填“起”字,有人填“下”,結果找到善本,才知道原詩“過”字。這件事證明杜甫的詩用字之精,普通人竟想不到。

      楊慎《升庵詩話》說:有人看了孟浩然集中“待到重陽日,還來□菊花”。紛紛揣測,或說是“醉”字,或 說是“賞”字,或說是“泛”字,或說是“對”字,后來得到善本,才知道是“就”字,才知道原詩之妙?!熬汀?字是唐人所用的字,后人不常用,所以覺得新色而又深穩。 崔顥詩:“玉壺清酒就君家”,李郢詩:“聞說故園香稻熟, 片帆歸去就鱸魚?!倍际且谱鹁徒痰囊馑?。

      我要分享這篇文章


      国产午夜福利久久精品,国产精品综合一区二区在线观看,亚洲色偷偷色噜噜狠狠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