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dqlrq"><th id="dqlrq"></th></ol>
<kbd id="dqlrq"></kbd>

  • <input id="dqlrq"><pre id="dqlrq"></pre></input>
    <ins id="dqlrq"></ins>

    <kbd id="dqlrq"></kbd>
  • <source id="dqlrq"><ruby id="dqlrq"></ruby></source>

    1. 寫作經驗談:成詩的三個過程

      作者:白也者

      用詩將一個情景寫出,有三個過程:接收,轉化,輸出。

      看到觸及是接收,心中有所感是轉化,將感覺寫出是輸出。

      三位一體,一步到位是最好的方法,比如“西北有高樓”“床前明月光”“舍南舍北皆春水”“置酒高殿上”“種豆南山下”“青青河畔草”等。目之所見,心之所感,詩之所出,原封不動,始終如一。

      過程如:接收(a)——轉化(a)——輸出(a)

      這個過程是最客觀的,表達是最清晰的,讀者是最明白,也是最不需要技巧的,不過卻是最需要功夫的。當然,也是初學者要進步的最好使用方法。因為這樣的過程寫出來的作品,最容易去對照最初的情景,猶如照鏡子一樣,會讓作者知道自己哪里出現了偏差,然后進行有目的的修正。不過,這個過程功夫不夠的話,就會寫的毫無味道,但也正是毫無味道,才會促使作者去追求味道,不是嗎?

      另一種的方法是轉化過程增加,產生接收輸出的差異。比如“園柳變鳴禽”“馀霞散成綺”“春水船如天上坐”等。用第一視覺印象的比喻,這個比喻是第一印象,而不是經過加工之后的產物,這個情況只是比上種情況多了一個直觀第一印象的聯想,還不影響第二者介入詩中尋求作者情景。

      過程如:接收(a)——轉化(a——A)——輸出(A)

      這個過程中,轉化的過程并不復雜,雖然增加了很多主觀上的色彩——變的驚訝,綺的審美,天上的想象,但整體上接收和輸出的差異并不大,并不能影響柳樹中出現鳴禽,云霞絢麗,春水空碧的客觀展現。

      這個過程可以鍛煉作者的技巧與想象,如果擁有了相當的表達能力,就可以用這種方法去增加自己寫作的豐富性。

      再一種是轉化強度增加,第一印象的聯想擱置,強行引發第二印象乃至第三印象的聯想,比如“墨池飛出北冥魚,筆鋒殺盡中山兔”“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”,“人似秋鴻來有信,事如春夢了無痕”,這種比喻意味已經不再是純感觀的生發,而是在接收之后,要轉化的時候,進行了更多的主觀發掘,由于主觀感受的增多,發掘的加深,所以使得輸出的結果,更能表達出作者接收之后的主觀感受,但對于接收之時的客觀情景來說,在表達上就會有相當的削弱,以至于喧賓奪主。

      過程如:接收(a)——轉化(a——A——A`)——輸出(A`)

      這個過程中,轉化過程變的復雜起來,作者所在意的不再是接收當時的客觀情景,而是接收之后個人的主觀感受。以北冥魚寫墨池之大,以殺盡中山兔寫筆毫之多,以此來說用筆之勤,以用筆之勤來作草書獨步的證據(雖然嚴格上來說邏輯有所偏差,但在詩中,這樣的偏差,是在詩允許的“非關理”的范圍之內的),在看到墨池飛出北冥魚之后,讀者很難第一時間就去想到這是為了說草書獨步的證據。同樣,大珠小珠落玉盤,來寫琵琶華麗的圓潤響脆,也是為了寫琵琶女的技藝高超。

      白居易是一個人生贏家,有過極富貴的生活,所以他能用小珠小珠落玉盤來形容琵琶女的琵琶聲,如果換了別人,比如從未有見過大珠小珠落玉盤的人,那勢必就不會寫出這樣聽覺轉化的詩句。這也是這樣的過程,對客觀的干擾。

      這個過程需要更成熟的技巧和更深入的思考,如果表達能力和技巧都很有水準了,那這個時候,使用這樣的技巧,就會讓所寫極富聲色令人驚奇。

      再一種,就是類似無題錦瑟之類的詩,這些詩由于轉化的過程過于復雜,以至于最初的表達極為模糊,甚至發生變異,最后輸出的結果,也就非常讓人費解,比如錦瑟。錦瑟此篇,全無關于最初情景的字句,它是在轉化中直接進行輸出的。當然,也不是不存在錦瑟感發于一張真實的錦瑟這個可能,但即便是如此,由于全詩對轉化的處理過于繁復,李商隱看到錦瑟的第一感覺第二感覺,讀者也是無法從詩中得到的。

      過程如:接收(a)——轉化(a——A——A`——A")——輸出(A"或B)

      這個過程,如果輸出的是A",那么這個輸出和最初的a,還存在邏輯上的關系,這樣的輸出,就還能讓人依靠這個邏輯去理解輸出之前的轉化和接收過程。不過,最終要追溯到最初的接收,是非常的不容易的。因為無法去判斷作者在轉化的時候,用了幾個過程,所以要追溯到因何而發,就非常的困難。而如果最終輸出成了B,那就真的讓人無法理解了。

      這個過程非常的考驗作者的表達能力,因為要把握一個虛幻的感覺,并有條不紊的把這個虛幻的感覺寫出來,這是非常不容易的,初學者的表達能力不足,是極其不適宜去用這個過程去寫作的,但可惜很多初學者往往就由此起步,最后卻自陷而不知,千頭萬緒,寫A成B,以至于“滿紙煙霞”,卻“云里霧里”,不但讓人無法理解,也無法及時準確的找到自己寫作的不足,快速的提高自己。

      我要分享這篇文章


      国产午夜福利久久精品,国产精品综合一区二区在线观看,亚洲色偷偷色噜噜狠狠99